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平台建设 组织培育 组织风采 信息公开 反馈交流
   平台建设 Platform
       资源对接
       政策法规
       组织互助
       媒体报道
       其他资源
       干货下载
 媒体报道 您现在位置:首页 >> 平台建设 >> 媒体报道
《中国青年报》头版报道:团长沙市委“孵化”青年社会组织
 作者:长沙市青少年社会组织孵化中心   更新日期:2015-05-26   点击量:847   标签:媒体报道  
分享 |

转自:长沙共青团

与社会治理 承接政府订单

团长沙市委“孵化”青年社会组织

《中国青年报》报道(2015年5月26日头版)


  

  5月18日上午,阳光天使关爱中心的志愿者,早早地在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健康管理中心天心分部门口,等待前来体检的失独老人,帮助他们参加本次全面体检。这已是长沙市青年组织“阳光天使”今年第二次组织失独老人开展免费体检活动。

  作为第一批入驻湖南省首家青年社会组织孵化中心的社会组织,“阳光天使”在孵化中心得到了大力的扶持,帮扶失独老人的活动也越来越给力。

  这个孵化中心由团长沙市委一手打造。在团长沙市委书记喻志军看来,孵化中心的成立实现了“一举多赢”,“社会的弱势群体得到帮助,政府完成公共服务职能,同时也储备了青年人才。”喻志军说,当前,长沙市青年社会组织蓬勃发展,已逐步成为青年聚集联络的重要渠道、社会治理创新的重要力量、政府职能转变的重要载体。孵化中心不仅帮助了青年社会组织对接政府与社会资源,推荐符合条件的社会组织登记注册,还推动了青年社会组织承接“政府订单”。



留在桌上7年的馒头

  “阳光天使”的志愿者李凯宁,是在一个意外的环境里感受到了失独老人这一特殊群体的境遇。

  2014年,他在走访一位失独老人时,看到饭桌上有一个保鲜膜包着的馒头,虽然已经发霉变色严重,但主人丝毫没有将它丢弃的意思:“那天儿子没有吃完就出门了。出事后我就把它(馒头)留着。7年来,每次看着它,就想起了儿子那时的样子……”

  李凯宁说,当时那种令人窒息的忧伤深深地触动了来探望的志愿者,大家不知道如何面对如此哀伤的老人。

  过了段时间,他们才了解到,这位姓郭的失独老人原是一个企业的副总裁。儿子去世后,他把工作辞了,换了手机号码,将家搬到了儿子的新房,所有熟悉的人都不联系,每天都沉浸在思念之中。他的妻子无法承受生活的骤变,选择了不断地外出。

  “阳光天使”的黄军山介绍,据他们了解,这样的失独老人长沙有3000多户,并且每年都在增长,“他们往往有厌世情绪和各种慢性疾病。”

  李凯宁称,他们开始只是在微信朋友圈中招呼一声,逢年过节组织人去走访慰问。渐渐地,随着走访的深入,他们开始想成立一个社会组织,专门来帮助这群老人。于是,就有了“阳光天使”。

  “我们今年春节看望一位谢阿姨时,她抱着志愿者,哭着不让走。我们想让“谢阿姨们”以后的生活多一些社交,而不是孤独地守在家中,在悲痛中无法自拔。”黄军山说,2014年,在团长沙市委的支持下,“阳光天使”首次召集50个家庭在千龙湖聚会,给他们交流和温暖。他们的计划是,组织100个天使儿女,对100个家庭,坚持“一对一”的两年看望、慰问,带老人走出心灵的雾霾。

  目前,“阳光天使”已在长沙市天心区开了分部,建立了管理平台,以社会募集资金和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结对第一批50户失独家庭。


青年社会组织的孵化器

  “阳光天使”的背后有团长沙市委的扶持。

  团长沙市委副书记叶妙介绍,目前长沙已经注册的社会组织3629家,未注册的3000家以上,其中青年社会组织占50%~60%,聚集了30多万青年,在困难群体帮扶、环境保护、支教助学、抗灾救灾等领域做了大量的工作。但与此同时,青年社会组织普遍存在“缺帽子”、“缺路子”的问题。很多青年社会组织没有在民政登记注册,游离在社会控制体系之外,缺乏身份认同感和社会归属感;有的缺乏有效的扶持与引导,没有明确的发展目标和清晰的发展路径。

  最现实的问题是,不少社会组织没有固定的工作场地和必要的硬件设施、有效的资金支持,这成为制约其发展的瓶颈。

  2014年8月,团长沙市委成立了湖南省首家青年社会组织孵化中心。通过向社会公开招募、专家评审,长沙市“阳光天使”关爱中心、长沙市湖湘自然科普中心、长沙市“天使之翼”助残公益服务中心、长沙市领队环保公益发展中心、长沙市青苹果儿童青少年社会工作服务中心、长沙市朝阳青少年安全指导服务中心,作为第一批6家孵化组织,于2014年10月入驻中心。

  为了让“游击队”变成“正规军”,孵化中心委托第三方长沙仁与公益组织发展与研究中心进行日常管理,对各个加盟的组织进行评估管理。中心位于市青少年宫杜鹃楼,面积400多平方米,包括展示大厅、会议室、办公室、活动室等,功能齐全。资金方面,民政部门给第三方机构20万元,团市委筹集了40万元,给每个孵化的组织两万元经费。“不光是在财务、筹建和项目上给予支持,中心成立了5个人的专家团,每个月有一次集体督导,一个季度评估一次。通过活动项目化,项目持续化,来培育组织发展。”叶妙说,团组织要覆盖青年,不单是建团,通过专业组织也可以办到。

孵化中心保驾护航 社会组织接“政府订单”

  自从志愿者走入家门,陈水花的脸上开始有了笑容。

  陈水花患有小儿麻痹症,丈夫在工地打工。10岁的儿子成绩不错,但性格非常内向,与同学都不交流。为此,“天使之翼”助残公益服务中心派出了湖南师范大学的志愿者邱晓晓。

  前两次见面,无论怎么开导,孩子都一言不发。邱晓晓坚持不懈地走访,慢慢开启了孩子的心门。陈水花告诉记者,儿子对这个“上门的老师”非常喜欢,不仅能陪他玩,而且语文比学校的老师教得更好。

  “天使之翼”创办人陈陵说:“残疾人最关心的是子女的教育、就业、婚恋。”一开始,他们团队里的5个人开着车四处走访,看望那些躺在床上、或者封闭在家里的人,给他们带去油米和心理的疏导。但渐渐地,陈凌觉得仅靠组织里的5个志愿者,明显有些力不心。

  入驻中心后,在团市委的帮助下,“天使之翼”通过宣传发动,召集了湖南师范大学、中南林业科技大学、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的130多志愿者加入,对130多个残疾人家庭进行结对帮助。邱晓晓就是其中一名志愿者。

  不只是“天使之翼”,一年来,在青年社会组织孵化中心的“保驾护航”下,第一批孵化的6个组织都得到了大力帮扶,目前,有两个已经通过了民政注册,还有的青年社会组织承接了“政府订单”,其中“领队环保”承接了长沙县水资源环境保护调研项目、青苹果儿童少年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则在开福区国庆二小建立了流动儿童服务站。

  喻志军介绍说,今年3月,团长沙市委还联合6家单位,共同主办长沙市青年社会组织公益项目大赛,目前共收到报名项目240个。孵化中心还开通了全国首列“青春公益号”地铁、举办了青年社会组织公益集市,初步构建了长沙青年社会组织工作体系,凝聚了一批助推长沙发展的青年力量。

下一篇: 没有了
网友评论
友情链接: 百度 
版权所有 ©长沙市青年社会组织孵化中心 湘ICP备案号 技术支持:唯民网络